新鲜

法国植物人拔管案 法院是如何裁决的

新鲜 2019-05-23 点击: 手机版

【www.ahlyap.com--新鲜】

  法国沉睡11年植物人被拔管怎么回事。明星娱乐资讯网今天为大家精心准备了法国植物人拔管案 法院是如何裁决的,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法国植物人拔管案 法院是如何裁决的

  2008年的一场车祸,法国男子樊尚·朗贝尔(Vincent Lambert)成为了植物人,至今已经在病床上躺了11年之久。

  据法新社,当地时间5月20日,朗贝尔所在的医院宣布从当天开始停止对朗贝尔的治疗,让他进入“持续的深度镇静”状态,也即让他“被动安乐死”。

  

 

  这不是院方第一次决定停止对朗贝尔的治疗。自2013年以来,朗贝尔的妻子及多位兄弟姐妹都支持停止这种无望的治疗,但朗贝尔的父母一直强烈反对。此前几次停止治疗的尝试最终都被朗贝尔的父母阻止了。

  原本以为5月20日的停止治疗是这场持续多年争论的大结局,然而峰回路转,就在医院拔管约12小时后,巴黎上诉法院下达命令,要求院方立即恢复对朗贝尔的营养供给。

  朗贝尔父母的代表律师称,“很高兴地通知大家,对朗贝尔的营养供给和人工进食已经恢复”,接下来的重点是将朗贝尔转移到其他医院。

  这也就意味着,关于植物人是否应实施“被动安乐死”的争论还将持续。

  

 

  持续多年的法律争端

  据CNN报道,现年42岁的朗贝尔在2008年的车祸中遭遇严重的大脑损伤,此后一直在法国兰斯大学附属医院接受治疗。该院专家判定,朗贝尔的损伤是不可恢复的。

  2013年,朗贝尔的治疗医生做出决定,根据2005年通过的“雷奥内蒂法”向他的家人提议停止人工维持生命。法国“雷奥内蒂法”虽然禁止医生为绝症病人注射致命药物,但允许在特定情况下停止无望的治疗。

  这一建议得到了朗贝尔妻子瑞秋·朗贝尔及朗贝尔六名兄弟姐妹的支持,但朗贝尔的父母却坚决反对停止治疗,认为自己的儿子只是“残疾”。

  

 

  这一事件在整个法国甚至国际上都引发轰动,此后也开始了持续多年的法律争端。

  2015年,欧洲人权法院下达判决,允许医院停止对朗贝尔的治疗,称这并不属于违反生命权。朗贝尔的父母此后曾多次提出上诉,但都被驳回。今年4月,法国行政法院批准了院方停止对朗贝尔进行治疗的决定。朗贝尔的父母向欧洲人权法院提起上诉,但最终被驳回。

  5月10日,兰斯大学附属医院通知病人家属,决定于5月20日这周停止人工维持朗贝尔的生命。

  据加拿大《国家邮报》,朗贝尔的妻子称,“看到他离开是看到他成为一个自由的人”。但朗贝尔的父母称这是个“可耻的决定”。5月19日,朗贝尔的父母还号召民众在医院门外举行示威抗议,有200余人参加抗议。

  马克龙、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表态

  据BBC报道,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此前曾呼吁法国政府对此案进行干预,延迟“拔管”以让他们进行深入调查。

  但欧洲人权委员会周一驳回了朗贝尔父母要求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参与观察的请求。法国卫生部部长也回应称,他们并不受这一委员会的约束,“法国国内和欧盟的司法机构都确认,朗贝尔的医疗团队有权力停止治疗”。

  朗贝尔的父母上周末还给法国总统马克龙写了一封公开信,向他寻求帮助。他们在信中表示,“总统先生,如果你什么都不做,朗贝尔将于5月20日那周因为缺水而死亡。您是最后的也是唯一一个可以干预的人”,“在法国,在2019年,没有人应该死于饥饿和缺水”。

  马克龙当地时间周一通过脸书对此作出回应,拒绝作出干预。马克龙称,“这一决定是在他的医生与他的妻子持续对话后作出的,他的妻子现在是他的法律代表”。

  在巴黎上诉法庭作出“反转性”决定之后,依然是有人支持、有人反对。

  据CNN报道,许多支持朗贝尔父母的人认为,这是个巨大的胜利。但也有人谴责了这一决定,称这只是无谓地延长了朗贝尔糟糕的生命状态,而不是让他有尊严地死去从而给他的家人一个终结。

  “被动安乐死”之争

  近些年来,“安乐死”成为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

  据《欧洲时报》报道,安乐死一般指为帮助病人解脱身心痛苦,医生通过医学手段如注射药物或停止治疗致病人死亡。一般而言,安乐死可分为“主动安乐死”和“被动安乐死”。在朗贝尔的案例中,医生所采取的就是“被动安乐死”,即通过停止维持病人生命的治疗措施,任其自然死亡。

  法国2005年通过的“雷奥内蒂法”就被称为“被动安乐死”法案。2016年,法国又通过了“克莱埃-利奥内蒂法”,允许医生在尊重病人和家属意见的情况下,为绝症患者进行“深度而持久的镇静并结合镇痛措施,直至死亡”。

  

 

  在欧洲,允许“主动安乐死”的国家较少,目前仅有比利时、荷兰和卢森堡几个国家。但允许“被动安乐死”的国家相对较多,包括法国、丹麦、意大利、英国、德国等。还有一些欧洲国家则严令禁止任何形式的安乐死。

  法院裁定暂缓执行法国植物人“拔管”决定

  法国植物人樊尚·朗贝尔“拔管”事件一天之内出现剧情反转,司法天平突然向支持挽留朗贝尔生命的一方倾斜。早前,收治医院20日上午开始停止对朗贝尔的人工维系生命治疗,当晚法国一家法院在受理朗贝尔父母紧急诉讼请求后裁决,要求暂缓执行“拔管”决定。

  据法新社报道,巴黎上诉法院20日晚做出判决,要求“国家采取一切办法遵照执行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于2019年5月3日提出的维持(朗贝尔)进水进食的诉讼保全措施”,要求在6个月内冻结院方的“拔管”决定,以便进一步深入研究该案材料。

  但法国司法当局认为,联合国残疾人权利委员会的“保全措施”并不具备法律约束力,并强调病人有权不受“非理性的顽固之举”所累。此前,法国行政法院已经批准医院的“拔管”决定,欧洲人权法院也驳回了朗贝尔父母继续治疗的上诉请求。

  此前,朗贝尔父母还曾致函法国总统马克龙,请求他出面干预以恢复对朗贝尔的治疗。但马克龙20日明确表态称,冻结院方的“拔管”决定并不在他的职权范围之内,而且这一决定也符合法国法律的规定。

  巴黎上诉法院宣布最新裁决时,巴黎正在举行一个支持维持朗贝尔生命的游行集会。听到消息后,人群中发出“让朗贝尔活下去”的欢呼声。朗贝尔父母的律师特里昂弗也高呼:“我们胜利了!真是大快人心!”

  2008年,原本在一家精神病院从事护士工作的樊尚•朗贝尔不幸遭遇车祸而陷入深度昏迷,此后一直住院治疗。朗贝尔高位截瘫,对外部刺激的意识极为有限,卧床11年间完全依赖人工喂饲维系生命。对于医生而言,他的脑损伤已经绝无康复的可能。

  自2013年以来的6年间,是否停止治疗的问题已经造成朗贝尔家庭内部分裂。笃信天主教的父母和一对兄妹坚决反对放弃治疗,而他的妻子、侄子和多数兄弟姐妹都认为不应再继续这种“无望的救治”。

  在获得法国行政法院的支持后,兰斯医科教学和医疗中心主治医师桑切斯从20日开始,停止用人工手段为朗贝尔供应水和食物,并将让他进入“持续的深度镇静”状态。通常情况下,朗贝尔将在喂食管拔除后数日至一周内死亡。

  报道说,73岁的母亲薇薇安•朗贝尔在获悉法院最新判决后表示:“他们本来正在毁灭樊尚。这是一个巨大的胜利!他们将重新给他喂水喂食。这一次,我为司法感到骄傲!”

  朗贝尔父母的律师还表示,他们将第一时间赶赴兰斯医科教学和医疗中心,以确认朗贝尔的医疗团队是否执行法院判决,重新恢复人工进食的措施。

  然而,在朗贝尔妻子和侄子等反对“徒劳治疗”的一方看来,这“纯粹是医疗和司法系统的施虐狂行为”,对巴黎上诉法院推翻法国行政法院、欧洲人权法院和众多专业医生意见的做法感到“愤慨”。朗贝尔的侄子弗朗索瓦称:“他们一直在推倒重来。坚持司法上诉的人们欢呼雀跃,但我却震惊不已。”

  弗朗索瓦还表示,朗贝尔的父母只是为了多年来的理念而抗争,陷入了“绝对否定”的逻辑。40年来,他们一直反对堕胎,在樊尚的问题上也在延续这种斗争。这种“非理性”的思维导致了“疯狂”,这也是整个事件中最大的“痛苦”。

  另一方面,朗贝尔的妻子拉雪尔也通过律师表示,将对媒体于20日曝光的一段视频提起诉讼。视频中,朗贝尔的母亲薇薇安在儿子病榻前嗫嚅:“樊尚,不哭。”她还抚摸着儿子的面庞说:“樊尚,别担心,妈妈在。”

  拉雪尔的律师在媒体上指出,他的当事人将提告法院以惩处这种不当行为,“我们不能理解为何有人口口声声说爱樊尚·朗贝尔,却在社交媒体上传播这样的画面。”

  其律师表示,此事涉及夫妻和家庭隐私,公布这样的视频,还口称“大快人心”,“难道是在谈论足球比赛吗?”他还补充说,摄制和传播视频者都将成为被告。这段视频系私下偷拍,因为樊尚·朗贝尔的法定监护人是他的配偶拉雪尔·朗贝尔。这样的视频原本就不应该拍出来。”

  在朗贝尔家族成员之间的“司法战”趋于激化之际,法国国家伦理咨询委员会主席德尔福雷希21日呼吁,应该利用“司法程序的间隙”平息事态,“恢复一些冷静”。

  德尔福雷希在接受法国新闻电台采访时并未正面评论巴黎上诉法院的裁决。但他表示,朗贝尔事件触及人性,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议题。

  他同时指出,该案并不涉及“安乐死”的问题,因为院方实际上是“改变”而非“停止”治疗手段,“静脉注射和进食进水虽然中断,但是日常护理还在继续”。

  在被问及人是否有权选择有尊严的死亡时,身为医学教授的德尔福雷希认为,应该参照2016年通过的“克莱埃-利奥内蒂法”。该法明确禁止安乐死和协助自杀,但是允许在某些条件下停止对病人的治疗。

本文来源:http://www.ahlyap.com/news/1628.html

推荐访问:法国植物人拔管案
相关推荐